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古代媒体大亨 八碗女侠

第201章 如此壮志

    “怎么施公还不叫我们进去?”

    “是啊,都等了有半柱香的时间了吧?”

    占星台外,长长的隧道外面,江湖各大门派的掌门在门口等了许久,议论声四起。按照千岛一向待人接物十分周全的秉性来说,应该不至于要掌门们在外面候这么久的。

    半柱香的时间,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天象有异。

    北穆王,南云府,西耶律,东邴老这江湖四杰个个也是一脸狐疑,分散至四个角落。毕竟天象这种东西,越是大帮派越在意。而围绕这四个大帮派的稍微小一些的帮派,掌门也分散四地。

    抱团,在江湖中极为常见。兄弟与兄弟拜把子,帮派与帮派结盟。

    “当家的,这施公这么久还在占星,怕是天象有异。”

    “之前那天令不是说了吗,当家的您是未来第一盟主,搞不好,今儿个的天象也是这么说的。”

    “十有八九。”

    云府这边的人,个个神采奕奕。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云府前途无量。新的掌门年轻正健,又与千岛有指腹为婚在先,再加上那天令,众人皆觉得云府将迎来新的机缘。

    云大当家将扇子一打,扇了扇后,看了看围过来的这些人,又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袖,道:“我也觉得云府接下来几年将蓬勃发展,所以……我觉得我们这官色是不是也得换换?”

    云府的官色是绿色。

    而只要是与云府结盟的帮派,也有权力在腰封上使用与云府一模一样的绿色图腾,这是一种荣誉,也是出门在外,云府人的象征。

    只是衣服,头巾,只有云府自己人能使用绿色,其他结盟的帮派就无福使用。

    “换官色?”一旁的云府左管家一听,连忙问道:“为何?这官色为绿色,一向是云府传统,换了,有些不妥吧?”

    “对啊,这可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颜色。”右管家也说道。

    这两个老不死的,我做什么,他们都有意见。云大当家心里很不爽,脸上也看着不是很高兴,他看了这两个管家一眼。

    绿色,是云府的官色。这官色来之不易,毕竟绿色象征这生命的颜色。

    春季一派复苏十分,树梢抽芽的嫩绿,这种生命力的颜色,可是其他府想要都要不来的。

    “绿色,特别适合我们云府,也特别适合您。”左管家见云大当家有些不悦,转换了说话的方式,只求这新掌舵的当家的能稳重一些。

    “是啊,你们说说,我们云大当家是不是最适合绿色?”右管家也连忙附和。

    “对,绿色这种生命力旺盛的颜色,落在我们云大当家的身上,浑然一体。”

    “我也觉得云府的这官色,十分地好,特别适合云大当家,羡慕都羡慕不来呢。”

    依附与云府的其他帮派掌门,纷纷附和。一来,他们的确觉得贸然更改官色,着实是不太好;二来,也的确以云府有绿色作为官色为傲。

    这颜色,多棒。

    “我倒也不是想改成其他色,绿色最是最适合云府。”云大当家来回踱步,目光再一次看向占星台,这一次占星如此之久,的确让他心神摇曳。

    “我只是想,这翠绿用于云府之前,很合适,可眼下云府将迎来新的蜕变,将更大,更强。那么,我们的绿色是不是可以更稳重一些。”

    云大当家此话一出,左右当家的对视一眼,倒觉得颇有道理。

    “不改绿色,只是加深,倒也可以。”

    “是的,这翠绿弄成的头巾,有时候会太过扎眼,若能深一些,也是好的。”

    “云大当家思虑周全啊,若依旧是绿色,只是加深,也挺好。只是不知加深到什么程度呢?”

    云大当家早已料到自己的想法一出,这些人肯定认可,毕竟他很早就考虑改动官色了,依着自己的前瞻目光和卓越的审美,加深颜色不会错。

    “墨绿。”云大当家挥了挥手,左右当家的连忙靠近,只听得他压低了声音:“墨,类似于千岛的官色,黑。”

    此话一出,野心尽显。

    云大当家惦记的,何止是绿色加深,他惦记的,是天下第一帮派千岛的官色:黑色。

    “我,定要绿到发黑!”云大当家冷冷笑了笑,豪言壮语,挥斥方遒!

    如此壮志,无人能及!

    “掌门,若是墨绿,老奴以为可以。”左当家拱了拱手,靠近云大当家,声音依旧压得很低,提醒道:“但是最好不要在现在,要等施公正式宣布了婚约之后。”

    “对,指腹为婚早有口盟,可口盟毕竟只是口盟,若施公非要一句戏言带过,到时候我们也没有法子,最好是等施公宣布了婚约之后。”右当家也附议道。

    这让云大当家有些不爽,他长袖一拂。

    “我改我自己帮派的官色,还要等那老头子?”

    “小心点!当家的,一切都要谨慎为上。”一听云大当家这么说,左右掌门眉头紧锁,再一次劝诫,口气也严肃了起来。

    身为老奴,他们有责任在这个时候告诫新主,以免惹来大祸。

    施公这人当了十几年的天下第一,早已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在这个时候,若贸贸然改动官色,难免会惹人议论。若惹了施公不高兴,那可就麻烦了。

    “说道婚约,我就恼。施一依怎么看到我就呕?还有,她与那林氏媒体的林杂种走得如此之近。”云大当家摸了摸自己的绿头巾,满腔的怒火,让他恨不得现在就宰了林见秋。

    “林氏媒体的底细,刚刚来人禀告,已经摸清了。说是林氏媒体帮派地址在花城,一个破烂小城,现在到处招募书生和武士。书生……不足为惧;武士嘛,招募的都是三级武士,低级而已,更不足为惧。”左当家回道。

    “他应没有武功吧?”云大当家问道,他见过林见秋,从外貌和对方走路的架势,看着不像是习武之人。

    “应该是没有,而且没有丝毫武功。”

    “果然不懂武功。”云大当家一听,阴险地笑了笑:“找个机会,直接跟他挑事,弄个人跟他宣战,直接宰了。”

    说着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摆了摆手:“不,还是我亲自来吧,这施一依与他走得太近,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再加上他居然给我画画来使绊子,惹了施公不高兴,害我在别人面前丢脸。我一定要找个机会,当面狠狠地羞辱他,并当众宰了他不可!”

    听到云大当家如此说,左右管家面色犹豫。

    “当家的,他不懂武功,您若亲自挑战,或者我们云府出面赶尽杀绝,未免有失身份,毕竟他就是一个做文墨生意的而已,江湖帮派杀一个文墨生意的当家的,不妥。”

    “是啊,而且施公本就怀疑那天下第一的宣传是你与他合作,这个时候杀了他,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左右管家再一次劝诫,让云大当家内心的不满愈发地浓烈,他脸一板,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

    两人只要咽下余下的话,低着头不再多话——

    “一依。”林见秋轻声唤道。

    女侠半天没有回应,瞪得溜圆如同猫头鹰的眼早已垂下,轻轻地闭着眼,头微微昂着,修长白皙的脖颈儿上,红了一些。

    而头发早已凌乱非常。

    凌乱着的头发和娇羞的少女,让林见秋内心一阵悸动,他的余光看了看不远处的床。只觉得手臂越来越沉,低头一看,此时,如同天边的晚霞落到了脸颊,绯红一片。而她整个人早已酥软在他怀里。

    “嗯……”过了好一会儿,女侠这才哼哼了一声。

    分开的一字马早已垂下,双腿分开,整个人瘫坐到了林见秋的腿上,幽幽道:“为何……我……我会天旋地转。”

    “那你喜欢这种感觉吗?”

    女侠红着脸,呼吸急促,胸口一起一伏,手软软地搭在他的肩膀下,似乎下意识,又似乎没有意识,点了点头。

    胸口的衣物已经被扯开了些许,但也只是些许。

    “你……你可有亲……嘴……”女侠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唇。

    林见秋伸出手,轻轻地在她的唇上探过,只觉得口齿顿时生香,倒真的很像现在就吻上去,他微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说了,今儿个,我得要你说出你喜欢我,你爱我,在这之前,我不会亲嘴。”

    一听没有亲嘴,女侠似乎放下了心。

    “还好,还好,我的贞操还在,还在……”

    一听这句,林见秋心里很不高兴,这话仿佛是要把贞操给别人似的,于是颇为生气地冷冷说道:“莫非,你与我于此这般了,还想着贞操给别人?”

    女侠不说话,只是将头靠到了他的肩膀上,嘟囔着:“我好晕啊,为什么我会这么晕……我……我站不稳。”

    女侠用力站了站,发现浑身酥麻,腿肚子打颤,一个从小习武之人,居然站不稳。

    “那我们躺着。”

    林见秋抱起了女侠,朝着床走去:“你我两情相悦,贞操反正早晚都是我的。”

    “嗯。”也不知是女侠下意识应了,还是身体酥麻,嗯了一声……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