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映丽桃花

第五百五十八章 围杀伊始

    平阳城外,风雪交加。

    已经肆虐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暴风雪,并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同时漫天飞舞的雪花之下,能见度极低,城外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蒙蒙的一片。

    平阳城高大的城墙上,一行人伫立,随后一位中年将领模样的中年人上前,对着天辉夜魇众人行一标准的军礼,掷地有声地开口道:

    “诸位大人,卑职李伯仲,年四十有六,官拜平阳城守备军指挥使有十九年,此次有幸为诸位大人引路。”

    中年将领面前的十二位禁忌者同样回礼,接着风行者徐晴清冷的声音响起:

    “有劳李大人,我等希望可以沿着元江走上一段路程,司天塔之前采集了白冥修的气息,因此一旦靠近,阵法就会有所感应,原本我等自行前往即可,但是此时大雪封地,想要找到元江所在,太过浪费时间。”

    徐晴的话音刚落,中年将领李伯仲再次一抱拳,自信无比的声音随后传出:

    “大人,我平时每日都会带军在平阳城附近巡逻,可以说这周围的地形闭着眼睛都可认得。”

    “如此甚好。”

    徐晴伸手取出一巴掌大小的阵盘,盘内隐约可见有一缕漆黑的鬼气不停旋转缭绕,接着风行者抬头注视着光幕之外那一望无际的白,红唇轻启,开口一语,率先一步跃出山海阵之外。

    “天辉军,夜魇司,围杀白冥修作战开始,陛下有旨,生死不论!”

    “大夏荣耀!”

    所有人右手捶胸高喝,尤其是守备军指挥使李伯仲,目光狂热,神情激动,能与天辉夜魇并肩作战,是为无上荣耀,哪怕一去不归,对于他而言,同样死而无憾。

    暴风雪下的山海阵内外,完全是两个世界,一踏入雪地之上,众人身上的大袍刹那间便被完全吹起,同时耳边呼啸的狂风,就好似有无数头猛兽在嘶鸣咆哮。

    刚刚离开山海阵庇护的李伯仲,明显低估了城外风暴的猛烈程度,刚一走出,只觉自己根本无法站立,几乎要被猛烈的飓风向后直接吹飞,其连忙向外散发元气以做抵抗,但是整个人已经向后大幅度倾斜,已然于事无补。

    眼看这位守备军指挥使立马便要被直接卷入空中,电光火石之间,一只强有力的手掌,自身旁伸来,直接抓住了李伯仲的肩膀,随后一道漆黑色禁忌领域向外张开,将所有人全部囊括。

    领域之内,风停,雪散,一片寂静,就好似处于一处幽暗的地穴之内。

    大手松开,李伯仲站稳身形,在这寂静的禁忌领域之中,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自身剧烈跳动,如战鼓敲响的心跳声,随后他转头看向身旁那道魁梧异常的庞大人影,心有余悸的开口道:

    “多谢大人相救。”

    梁破并没有开口回话,只是摆摆手示意无妨,随后继续陷入沉默之中,但是殊不知,梁破这一个简简单单释放禁忌道魂的动作,会给身为破天院院主的银发老妪带来多么强烈的内心的震撼。

    因为禁忌领域包裹之下的老妪,竟然发现自己同样被这寂静无比的领域所影响,甚至一旦心升抵抗的情绪,其体内原本奔腾的元气反而会无法调动。

    她可是货真价实的掌缘生灭境的大宗师!而且是那种在此境界修炼极久的大修士,但是现在却在领域的对抗之下,隐隐落入了下风。

    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一般而言,两位大宗师境的比拼,其实就是领域和本源的博弈,除去属性相克,本源的多寡,还有一项因素格外重要,那就是对于本源领域的理解。

    梁破既然还能够由虫爷传送而来,那说明其修为还未达到掌缘生灭境,因此换而言之,那就是他的禁忌领域品阶,远超破天院院主的领域!

    因此手拄着拐杖,一袭紫袍的银发老妪,收起了领域对抗的小心思,由衷开口赞叹道:

    “传闻陛下有一位自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公认为世间同境最强,此时一见,名不虚传,老朽佩服,江山代有才人出,现在和未来的大夏修行界,将会属于天辉和夜魇。”

    老妪苍老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落寞,大夏开国以来,以道宫为首的宗门势力,虽然于朝廷的统治之下,但因为有着大量的高阶修士,还是拥有着比较高度的自治权,但是如今,宗门那些引以为傲的高天赋子弟,与全是禁忌者的天辉夜魇想比,几乎就像是尘埃般渺小。

    久而久之,当如道宫那般的宗门势力对于大夏,对于年轻帝王而言变得可有可无之际,是否还能拥有如今的地位,银发老妪根本无法去想象。

    虽然暴风雪被梁破的领域完全隔绝在外,道宫破天院院主的内心,却逐渐冰冷,不过其不愧是经验老道的大修士,转眼便将这异样的情绪收起,面色如常地看向队伍前方。

    “李将军,请上前带路,军团指挥官起诡计之雾,遮蔽气息,目标或许拥有隐身之类的能力,诸位注意放置侦查守卫和哨岗守卫,事不宜迟,即刻出发。”

    听到队伍前方的徐晴点到自己的名字,李伯仲面色恢复肃穆,再次对着身旁的梁破一礼之后,大步迈向前方,随后环顾一周,见暴风雪笼罩之下的能见度不到一米,眉头微皱,接着蹲下身形,一拳轰向地面。

    重拳轰击之下,积雪四溅,随后李伯仲的身下出现了一个大洞,直接可看到原本棕黑色的荒地。

    随后李伯仲伸手取出一些荒土,轻轻一搓,再放到鼻下一闻,思索几息之后,缓缓站起开口道:

    “再向正前方走一百来米,就是元江所在,元江是周围荒野的唯一水源,因此在夜间吸引了大量野兽前来饮水,久而久之,泥地里的粪便味便格外浓郁,并且越靠近元江,就越浓。”

    李伯仲话音落下,江越一把捏碎了手中装着诡计之雾的玻璃瓶,下一息,一阵黑雾笼罩之下,所有人同时消失于天地风雪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