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远瞳

第六百零八章 卑微

    浓雾正在渐渐消散,然而仍旧笼罩着整个东部平原。

    巨日的光辉在雾气中变得苍白而黯淡,一座又一座城镇在雾气与怪异的低语呢喃声中断绝了联系,在城市街道,在乡村旷野,扭曲畸形的人形之物蹒跚着行走在薄雾之间,仿佛进入尘世间的一场噩梦,正沿着被污染的土地四处蔓延。

    索林堡终于也被笼罩在了这无边无际的雾气中。

    无规律的风在城市上空肆意席卷着,卷动着所有的旗帜在空气中猎猎作响,越来越多的坏消息正从四面八方传来不光是眼前这座城市,在这座城市之外的广袤土地上,所有的秩序都在飞快崩坏。

    城堡大厅内,身披暗色精钢铠甲的高阶骑士正在汇报最新的情况:“……我们已经失去和索斯特地区的一切联系,道路被雾阻断了,信使进入雾中便再也没有消息传来。斜林河谷、亚尔特尔山方向的要塞在上午曾短暂燃起烽火,但烽火随即熄灭,传讯法术断绝,派去查看情况的骑士队至今没有返回,恐怕凶多吉少……”

    另一名高阶骑士紧接着站起:“城内情况也很异常,有士兵在外城区发现游荡的平民,看上去都已神志不清,还有人目击到异常高大的黑袍巨人在雾中活动……”

    一边说着,这名高阶骑士仿佛略有不适,微微活动了一下肩膀和手臂。

    长桌上首,埃德蒙面沉似水:“我们现在确定能联系到、能调动的人手还有多少?”

    大厅内的高阶骑士和贵族领主们陷入了难言的尴尬沉默,在短暂对视之后,才有人起身回复:“确定状态正常的……只有城堡区的两千近卫兵团,以及靠近城堡区的两座兵营里驻扎的两千士兵。”

    “也就是说,因为这场诡异的雾,整个东境军团数十万人,如今只剩四千可用?”

    “……是的,殿下。”

    “这不是普通的雾,”塞拉斯·罗伦公爵开口说道,“它有魔法操纵的痕迹,很有可能是大规模的禁咒法术,甚至神降仪式的产物。”

    埃德蒙皱了皱眉,看向一名贵族领主:“……王国军方向有什么可用情报?”

    那名领主立即起身:“那个方向的消息完全断绝了,殿下,但根据最后一次传来的传讯,在王国军控制的平原地区同样出现了大雾。”

    短暂的沉默之后,埃德蒙慢慢站了起来,他的双手撑在桌上,眼神异常严肃:“显而易见,我们正在遭受一场袭击,袭击者掌握了天象级别的力量。现在,我们的法师团正在准备大规模的驱散和净化法术,在他们完成仪式之前,诸位务必确保内城区所有法师塔的安全。罗伦公爵,城堡区的护卫交给你,另外,请立即通知贝尔克返回城堡。”

    “是,殿下。”

    得到命令的人员迅速离开了大厅,偌大的主厅中很快便只剩下埃德蒙·摩恩和少数侍卫。

    突然而来的安静中,气氛愈发压抑低沉,丝丝缕缕的雾气从窗户的缝隙中渗透进了大厅,仿佛一并带来了某种盘踞在城市各处的、扭曲疯狂的恶意,而在这令人难以忍受的安静压抑里,大厅一侧的壁炉突然劈啪作响。

    埃德蒙瞬间抬起头,看向了那骤然明亮起来的炉火……

    ……

    外城区的街头,情况恶化的比想象中更加迅速。

    正变得略微稀薄的雾气中,金属交鸣的锐响短暂打破了空气中的死寂,伴随着几道骤然亮起的闪光和几声短促嘶哑的闷哼,数个异常高大的、由血肉和水晶混合而成的人型怪物沉重地倒在地上。

    贝尔克·罗伦甩了甩略微有些发麻的手臂,甩掉长剑上沾染的些许污物,眉头紧锁地看着那些倒在地上的“生物”。

    他们(或许已经该称作‘它们’)狰狞可怖,扭曲变异,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增生的晶簇,危险的奥术能量在这些怪物倒毙之后仍然不断在晶簇之间跳跃着,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而在这些变异膨胀的怪物身上,还可以看到一些残存的、已经与血肉水晶融合在一起的铠甲和衣物碎片。

    在短短几分钟前,这些“怪物”还是跟着贝尔克一同来到外城区查看情况的骑士和扈从,但在雾气中突然走出一个高大的黑袍怪物,这些骑士与士兵与那怪物的眼睛视线相交之后,他们就都变成了这副模样,并疯狂地袭击了自己的主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

    贝尔克一边谨慎地警戒四周,慢慢向着最近的军营移动,一边在脑海中冒出了巨大的疑问。

    他也曾和那个黑袍怪物视线接触过,但不知为何,他并没有和自己的手下一样发生变异。

    自己的部下不知不觉间受到了诅咒?与那个黑袍怪物视线接触是引爆诅咒的“密匙”?自己为什么没事?

    年轻的侯爵悄然为自己施加了一系列的防护祝福和无形铠甲,锐利的视线不断扫过一个个被雾气笼罩的街道巷口。

    那个黑袍怪物在“诱发”了那可怕的变异之后便趁乱迅速离开了,现在恐怕还在附近的某个阴暗角落里潜伏着,贝尔克是个强大的超凡骑士,但在面对这完全未知的诡异敌人时,他也必须拿出最高警惕的态度。

    一阵不加掩饰的杂乱脚步声突然从附近传来,复数的魔力波动也同时出现在感知范围内。

    贝尔克迅速转身,长剑上已然燃烧起一层虚幻炙热的火焰,而一群浑身覆盖着晶簇、高大变异的怪物已经从雾气中迈步跨出,向着他聚拢过来这些显然不是那种黑袍巨人,他们明显矮小一点,但仍然有着两米以上的高度,浑身释放着肉眼可见的奥术能量。

    与自己那些变异的部下特征一致这些也是被“诱发”变异的牺牲品。

    贝尔克脑海中迅速闪过这个念头,而那些怪物也猛然发动了袭击。

    一个“晶簇巨人”迈开脚步,以令人惊愕的速度冲向贝尔克,另外的巨人则或是冲锋,或是抬手制造出强大的奥术电弧年轻侯爵迅速扭身,以毫厘之差闪开抓向自己肩颈的利爪,同时长剑斜挥,虚幻的火焰击碎了凌空而来的电弧,随后长剑去势不减,伴随着一声令人牙酸的金属碰撞声砍掉了第二个晶簇巨人的手臂。

    短暂化解攻击,贝尔克立刻向后跃步,长剑交于左手,右手在空气中猛力下挥,一道晶莹剔透的能量剑刃随之从天而降,将第一个晶簇巨人狠狠钉在地上,而一阵令人头皮发凉的疾风则几乎同时略过贝尔克的后颈他瞬间前扑,转身,躲过这致命的偷袭,几缕被切断的头发在空气中飞散开来。

    袭击者再次发动了进攻,贝尔克短暂调整平衡之后提剑相迎。

    他们在近距离交错掠过,在那不到百分之一秒的交错中,一双已经部分转化为结晶体、被细微晶簇包围的眼睛在贝尔克眼前一闪而过。

    他有些愕然,依稀觉得那双眼睛有点眼熟……

    ……

    一个身披绿色神官裙袍,上半身美丽端庄,下半身却是狰狞的植物根须的女人从火焰中缓步走出,一步步地走向埃德蒙·摩恩。

    身穿黑色甲胄,外披狼皮披风的埃德蒙站在桌后,死死地盯着那个从火焰中走出来的女人,盯着那个万物终亡会女教长。

    “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他沉声说道,话音未落,一柄黑色利剑已经出现在他手中。

    与此同时,他注意到那些站在不远处的侍从和卫兵都毫无反应,仿佛已经陷入某种催眠状态,完全不曾注意到入侵者的出现。

    贝尔提拉不紧不慢地来到长桌对面,看着眼前的安苏王子,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对别人而言,这是阴谋,对你而言,这是阳谋,不是么?我们的‘盟友’殿下……”

    埃德蒙知道这个诡异的女人极端危险,力量强大,他一边悄然为自己施加骑士领域的祝福,一边压抑着怒火说道:“你们果然不可信。”

    “这一点你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么,充满自信的王子殿下?你只不过是习惯性地低估了别人,高估了自己罢了。”

    贝尔提拉一边说着,一边竟好整以暇地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在埃德蒙面前坦然坐下她那藤蔓和根须形成的双腿蔓延生长,伴随着沙沙声,与座椅和地面融为了一体。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你又想做什么?!”

    “我们?”贝尔提拉笑了起来,笑容格外真诚事实上,这几乎是她七百年来唯一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容,“我们想为人类寻找一条生路,一条能在众神的餐桌上,在世界的恶意中延续下来的生路。

    “而我……我只是来迎接你的,迎接全新的你。”

    “疯子。”埃德蒙感觉自己完全无法理解这种邪教徒的思路,他已经积蓄好了力量,不想再有任何变数,于是他长剑扬起,无数细碎的黑色裂纹迅速从剑尖弥漫而出,仿佛蛛网般封锁着整个空间。

    长桌在裂纹中化为粉尘,座椅一个个四分五裂,然而在那致命的黑色裂纹蔓延到贝尔提拉身上之前,一阵阵令人头痛欲裂、理智崩溃的低语和呢喃声突然涌入了埃德蒙的脑海,他骤然间失去了对手中长剑的控制,甚至整个人都摇摇晃晃无法站立。

    贝尔提拉静静地看着埃德蒙用剑支撑身体,逐步走向崩溃的模样,淡淡地说道:“你最近是不是经常感觉口渴呢?”

    “水……”埃德蒙脸颊两侧正渐渐生长出剔透的晶簇,他的双眼中骤然划过一丝明悟,“你们下毒?”

    “不是毒,只是一个祝福‘神明’亲赐的祝福。”

    “你们……会毁了……安苏……”

    “毁了它的,是你,或者应该说,是你们,”贝尔提拉近乎怜悯地看着眼前的王子,“还记得么,这个漩涡,是你开启的。”

    埃德蒙感觉自身的理智正在飞快消散,那呢喃低语声正在迅速剥夺他的思考能力,他艰难地开口,近乎本能地说道:“我只是……想重新带给它……繁荣……”

    贝尔提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静静地注视着已经快要失去自我意志的安苏王子,眼神深邃,语气低沉:“你们,真的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繁荣么?”

    埃德蒙的视野中覆盖了一层朦胧的光幕,他的眼球正在迅速被结晶体重塑,在那异化的视野中,他只能看清贝尔提拉的眼睛,那双眼睛深邃,坚毅,仿佛带着某种可怕的偏执,却又带着令人难以相信的纯粹和理智。

    他不理解,为什么一个疯狂的邪教徒会突然露出这样的眼神。

    这个眼神让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从坟墓中回到这个世界的人。

    在失去自我意志之前,他听到了对方的最后一句话:

    “你从未真的低头看过,看一眼那些卑微的人。”

    ……

    “晶簇化”的袭击者全部倒下了,包括那个眼睛看起来很熟悉的……人。

    她已经变成一个身高两米的怪物,膨胀扭曲的血肉中混杂着充能的水晶,但贝尔克还是认出了她。

    她倒在遍布薄雾的街道上,身体蜷缩着,微微发抖,这让贝尔克想到了不久前,他在一个巷子里看到对方的时候,当时她也是这么蜷缩在地上,蜷缩在泥浆里。

    贝尔克慢慢走上前,身上的一些细小伤口传来尖锐的刺痛,他以长剑支撑着身体,在“洗衣女”面前蹲下身子,和对方的头部平齐。

    “是谁把你们变成这样的?也是那些黑袍的怪物么?”

    那晶簇化的女人发出嘶哑的声音,在一阵艰难的喘息中,贝尔克听到了他完全无法理解的答案:“我们是……自愿的,大人。”

    年轻的侯爵惊呼出声:“为什么?!”

    那个已经看不出人类样貌的“怪物”抬起了头,轻声说道:

    “变成这样……吃石头就可以活,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