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13.5 思潮碰撞

    资本时代和封建时代转化期间,大量旧思维要被新思维取代。

    其中‘技术’这个概念,最为明显。

    封建时代的人,总是简单‘封锁’来把持科技优势。把技术看成不变的死物。

    而实际上工业发展,各种工艺复杂化使得“掌握技术”是一个动态概念。

    只有“保持市场占有率维持产业链机械设备完好生产组织制度健康人员素质高”等方面,都时时刻刻下了功夫,才算是‘掌握技术’状态中,一旦市场消失,人员解散,尘封在资料库的技术,那不算被掌握的技术。等同“年轻人的高考能考的分段”不是哪次模拟考的成绩就能完全决定,只有持续保持高‘做题量’‘背记量’才能保障成绩。

    有多大的市场,才有多强的技术。

    这套思路和顽固封建公卿解释不清楚,他们脑子转不过来弯,总觉得技术给别人用,自己是亏了。

    而且脱离生产,在香庭兰阁中和他们解释一千遍,一万遍。他们还是用手中盘着的玉核桃来理解技术。

    公卿:“只要老子如握住这块玉一般,紧紧握住这个技术,捂得好好的,怎么会让别人得到这个技术?我不听,少蒙我,不要解释,你就是想要里通外国!再啰嗦一句,我就撤了你。我就不信少了张屠夫,就一定得吃带毛猪!”

    对此,技术人员:“¥#@%”

    ……

    值得庆幸的是,苏鴷不用如上一世一般和那种的封建老顽固打交道。

    赵宣檄虽然也是在封建环境下耳濡目染,但是苏鴷光灵的话,他都能听得进去,并且并不懒,一直是在尝试着苏鴷传授的新思维。

    嗯,这也是因为,苏鴷小口小口地喂,如若春风地在耳边慢慢灌,才会有如此效果。若是大力,猛输。年轻人冲动,逆反起来,可不比老头子顽固要好多少。

    但是,这个时代无法让苏鴷一直这么不温不火地操作。剧烈的思潮碰撞还是随之而来。

    电气历662年11月6日。

    沙暴集团刚刚有了抛开门户推广技术的决心,但是太云的人也来了。所以在情绪因素的干扰下,这‘开拓技术市场’的路线,是否有必要在太云这里,也贯而执行呢?

    激烈的思潮碰撞,可不仅仅是由沙暴带给蓬海浙宁这些传统国家的冲击,沙暴集团内也同样被冲击着。

    ……

    在翠屿港的酒馆中,靠着玻璃窗,轻钧修闵在桌子前整理调查资料。容貌清俊,身姿挺拔,翩翩公子的风度,让他非常醒目。

    轻钧家族的机械术和他们家族风格一样,非常精致。哪怕是内部零件的上色,轻钧家族机械师也会做出细致的考虑。

    轻钧家族在机械上追求精致的性子绝对是在制造业方面的优点。

    如果在现代工业合作机制下,轻钧家族这种优点,若是再能坚守诚信可靠等优秀商业品质,在公平规则下也会牢牢控制住多个关键零件生产,凭此在供应链掌握极大话语权。

    虽然轻钧家族在与天才辈出的融家比较中被诟病,但是不可忽视的是,融家离开后,也只有他们能够撑住太云整个工业链。

    但是轻钧家族先天短板太明显了,那就是族内男女比例不平衡。女性天性不如男性奔放。进而导致文化上,使得轻钧工程师们放不下出身在其他生产基层中观察,他们太高洁了,太出尘了,也太贵族化了。

    相对而言,融家比他们皮多了,融家工程师就喜欢四处乱逛,因此工业设计上也总是比他们全面。所以在把控整个工业链能力上,总是压着轻钧。

    在机械界‘俊杰出轻钧,天才出枪焰’的现象,代表着机械制造界顶端的两个流派。

    别说两个机械师的机械产品风格差异明显,就是两族的制造职业者站在一块,就能轻易地分辨出来。

    轻钧从头到脚的衣服都表现出精致的贵族气,手臂上的机械臂环,外在钣金技术精良,如玉一样光滑。而内圈内,增加摩擦力的花纹,这种一般都没人看到的地方,都做成了山水画的花纹。

    与之对应,融家的机械师,在这衣着仅仅是保障整洁,在凡是没必要的地方一律保证对称。

    “啪嗒”一声,轻钧修合上了厚厚的资料,走到了窗户边。

    在窗户外,干净整洁街道上,有着大量标记线。并且布置了大量灯塔,导引飞艇,按照稳定路线在天空中稳固航行。

    宛如在东海海滨复刻了镐都当年镐都的城建就是融家搞的。融家离开了几百年,镐都也被轻钧家变出花来。

    而从城市规划上,轻钧修闵,感受到了很明显的新兴气象。

    他刚刚看资料就是研究沙暴这个集团的发展史。因为一开始,他是不理解这小小的海上势力是怎么能维持工业体系的。

    一切顶端工业技术都是必须要一定基础支撑,没有基础,顶端技术如无根之萍。

    现在在轻钧修闵看来:“融家这东逃的一支,在没有大国支持的前提下,现在恢复的也太夭寿,四百年前,迁流到荆川也是花费几十年才在荆川构建基础,现在呢,这才几年?这不科学。”

    但是在仔细研究后,轻钧修闵艰难地承认,沙暴集团并不是一个海上孤岛势力。而是一个影响范围遍布整个东部沿海岸的大集团。

    【在强大影响力下。工业链,犹如叠罗汉一样,奇迹般地叠起来了一个能供高等技术产业存活的基础产业体系】

    第一层,几百万人原材料开采生产,是浙宁商人发展出来的。南大岛战役后,直接接手了浙宁的殖民地实际控制权。

    第二层,沿海各个世家望族投靠后提供了大量年轻人才,使得沙暴拥有一个庞大而年轻的行政链,完成了对原材料初级加工产业的布局和组织。

    第三层,机床、特种钢、造船业中高级的生产系统,则是利用了蓬海和寒山的人才体系。很显然最近在与蓬海战争胜利后,影响力更为广大,能吸纳更多人才,扩大中高层产业链。

    然后,融家掌握的尖端工业技术,依赖这三层基础再次运转了。

    这样结果,让轻钧修闵目瞪狗呆。敢情,太云在铜川打了一仗,摧毁了的融家基础,在东部沿海数年之间就再起。

    以机械师的视角来看,大国拼国力基础,就是拼着上述,金字塔基座一样的产业链。基座产业越庞大,位于基础上的高端科技就有越多的人力物力。制度没有代差,小国很难和大国拼科技。

    数年前,铜川战役成功时,轻钧已经不再将融家看成威胁了,因为融家基础已经没了,想要保存技术和传承只能依赖太云提供的基础。

    但是轻钧修闵现在看到融家这种被打掉一个,数年间再建一个庞大基础的情况。他实在是为这种“主角奇遇”般的操作感到震惊,同时也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融家这种情况给轻钧的感觉,就如同不死鸟一样,哪怕被射入致命一箭并将其擒获后,只要能逃掉滴血片羽,也能再度涅槃复生。

    那么反观轻钧呢?修闵不禁颤问,轻钧能够经得起一次这个级别的挫败吗?

    被融家怼了八百年,没有任何一个家族比轻钧家族更了解融家,在了解后甚至有些嫉妒融家。

    修闵这一代比较激愤的男性认为:轻钧家族现在失落的原因,是因为当年没有出现秉核那样的超级堡垒天才。所以,就算后来取得了枪焰家族法脉传承,也无法拥有一个魂魄性质的伟大人物树立标杆。

    好吧,总而言之,轻钧的男子们认为,自己家族欠缺男子气概,都怪‘枪焰秉核’当年不是轻钧人。

    如果修闵穿越回去,第一时间,就是趁枪焰秉核还没有游历的时候,逼着枪焰家那一代,签订婚姻对象,必须定下枪焰秉核。

    在窗户边,深深地叹一口气,轻钧修闵回过神来,因为他感觉到领域扫过。

    他转过身打开了光锥远望术,看着六百米外用领域和自己打招呼的人。

    十七岁身着机械战服的少年。轻钧修闵一眼就看出这个机械战服的风格:是融家生产的高级战装。

    轻钧和融家的高等机械战装各种标准是统一的,但是在一些细节上双方还是不同。

    十分钟后,在酒楼大厅中。

    苏鴷坐在了轻钧修闵的面前,手臂放在玻璃桌面上的时候,发出了陶瓷和玻璃碰撞的清脆声音。

    战服外虽然裹着一层衣服,但是轻钧修闵用光谱视觉看了一下后,就了解了这个战服的做工在什么级别。

    苏鴷:“喂喂,阁下不是本地人吧。”

    修闵:“哦,阁下何以见得?”

    苏鴷伸出手不由分说抓住了修闵的手腕,修闵:“你要作甚?”虽是男子,但是惊慌中,表情上的怒和羞很难区分。

    苏鴷启动了查脉术,然后松手放开,好奇说道:“轻钧家族吗?”

    轻钧和融家的上位法脉起源,都是尘迦那一脉,

    苏鴷在听闻轻钧篡夺了融家的法脉后,并没觉得愤怒,因为苏鴷理念:‘时代演化趋势下,法脉这东西就是旧时王谢堂前燕,迟早是要渐渐飞到寻常百姓家的。’

    而苏鴷现在看到轻钧修闵这位城池,主要是好奇。

    因为法脉传承,男女体格有不同,虽然可以跨性别传承,但是性别盲区,法脉体系是有稍许变化的。(苏鴷:下定功夫研究异性身体,那是变态吧。)这种变化积累下来,就如同物种演化一样,会演化出偏差,这是苏鴷感兴趣的事情。

    苏鴷略带歉意地对揉手腕的轻钧修闵问道:“太云来的?”

    轻钧修闵眉头轻皱,盯着苏鴷:“你是?”

    苏鴷:“苏鴷,职业长城,电子控制师,医牧师,催化师。现在是否可以和你对话?”

    轻钧修闵愣了愣,然后挤出笑容说道:“冕下真的和传言一样年少。”

    太云帝国和沙暴的接触就这样开始了。而对于沙暴来说,一场抉择也来了。

    【三日后,翠屿港东侧,四十公里外的海面,一艘万吨主力旗舰内部船舱中】

    十七个显影立方体出现在大厅中。

    赵宣檄:“人都来齐了,开会吧,说一说技术合作的防线。”

    出乎赵宣檄预料,有人上来就不准备扯皮。

    融绝宕耿直言道:“其他的国家的合作,大家的分歧都不大,直入主题,太云帝国方面,我建议和太云帝国合作。”

    会场出奇的冷,但是在赵宣檄、白浩歌肩膀上的苏鴷光灵不住鼓掌起来,甚至忍不住心中感叹:“不愧是我的……,嗯,目光能超越仇恨。”

    在大厅中,赵宣檄冷冷地看着融绝宕说道:“说理由?”

    融绝宕:“我的个人理由很简单,我想让太云那边对我家族放人。如果太云方面交人,明年的各项生产进度会大幅度加快。

    以我个人家族的利益来说,手里的筹码报复不了太云,就最好用来交涉。当然这是我自己私人理由,诸位可以不做理会。”

    赵宣檄脸上怒色渐渐削弱,接着变了变,他看着融绝宕,点了点头。

    赵宣檄脸上怒气消散的原因,是因为苏鴷光灵也在从多个角度劝说赵宣檄。

    苏鴷光灵:“论国仇家恨,融家并不比你低多少,他们已经两度迁徙了。皆被太云所逼。”

    赵宣檄思索。

    苏鴷光灵继续劝说:“如果你现在拒绝太云,不能只因为一时激愤,必须要做好后续对抗的心理准备。

    你必须知道,这个蓬芝,太云皇帝不可能放任这个技术在东部诸国扩散,影响他们的战略。

    如果你现在拒绝了,那么太云注定会有进一步手段,那就是全面进攻塞西,利用你的母族给你制造压力。

    (赵宣檄现在虽然实质性上独立门户,但是要建立家族,就不能过于绝情,毁掉自己在上层圈子的名声。)

    还有融绝宕也说了,他的家族现在也失陷在太云手里。也就是说太云现在能掌握的交涉筹码要比你多。

    你要维持集团团结稳定,必须要考虑别人的私利。而现在他能公开自己的私利说给你,说明和你密切。

    而当他不坦明自己的私利时候,那就说明信任级别下降了。嗯,你看看,蓬海、浙宁朝堂上各个家族现在相互叙述私利吗?没有,都是藏私心拿大义挤兑别人。”

    【‘搞团结’是一门学问,苏鴷光灵正在从赵宣檄的利益角度分析】

    而赵宣檄则是瞪了光灵一眼,发泄道:“我当如何?像融绝宕那样,拿出来交换筹码吗?我不甘心啊!”

    当然这也只是赵宣檄情绪上的表达,此时理智逻辑上,已经被说服了。

    面对不爽的现实,谁都是有情绪的。赵宣檄能对苏鴷毫无遮掩,这也代表着两人毫无生分。

    面对这‘闹情绪’大孩子,苏鴷温言安抚:“没人甘心,谁都想潇洒傲世。但是你处于时代,处于这张大网,就无法肆无忌惮挣扎。”

    得益于苏鴷的‘翻译’作用,赵宣檄很英明成熟地接受了内部的建议。

    整个会议商谈了二十分钟,确定了沙暴集团和太云在内的诸多国家组织,进行合作的议案细节。

    七日后。

    轻钧修闵被带入了实验室。而在实验室中见到了一系列的实验近况后,这位太云的贵族记录了大量的笔记本,让自己的家臣带着资料匆匆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