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8.11 各走一方

    在难以描述的空间内。

    秉核惊异的看着这一切。按照身前物质世界的描述,秉核处于一个四边形的空间。但是又不能用现实物质来描述,这里的空间几何规则很怪异。

    例如物质向上运行,还有一部分折跃到物质下方。所以秉核是雾蒙蒙的状态,处于在一个四边形中。

    周围有很多同样的四边形,秉核仔细的观察了后,发现这些四边形是定时出现定时泯灭。而秉核甚至看到了自己一些过去所在的四边形和未来所想的四边形。

    秉核自己所在的四边形也是在空间闪烁过去现在和未来。

    “有人吗?”秉核试着在空旷的空间中呼喊。

    空间中立刻出现了一个新的四边形。同样的残影同样的泯灭。

    “哎,新手,别来无恙。”一个让秉核略觉熟悉的声音出现。随后秉核立刻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白勋的。

    面对曾经的生死大敌,秉核有些尴尬,但是耐不住好奇张口问道:“我们死了吗?”随着秉核的四边形说话,秉核看到了,自己那些残影也在和白勋的四边形的残影在做相同的对话。

    过去和未来在这里很模糊。

    白勋说道:“喂,上次是第一次进入转生世界吧。好了,现在没事了,告诉我,你在上个世界携带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秉核顿了顿说道:“都死了,在乎这个干什么?”

    白勋哈哈笑起来,然后反问秉核:“死?有转生系统呢!”

    秉核疑惑:“难道,我们现在不在死亡中吗。”

    白勋:“新手,我们现在是死亡,但是最终还是会俘获的。我们这些人啊。

    一旦选择了一个神奇的世界后,就会不断追溯这个神奇世界的过去神话时代。每次转生后,就会朝着过去那个神奇的时代靠近数百年。

    你应该知道吧,我们刚刚相杀的世界在过去是存在魔法,存在巨龙,存在精灵的,而且存在众神。我在这个世界转生了七次。我从这个世界的核子时期,开始第一次转生。不断,不断靠近上古。”

    秉核:“上古?去上古?”

    白勋点了点头很开朗的介绍道:“在那个上古时代,人类可以成为神。只要在那个时代寻找到了成为神灵的奥秘。我们就能解脱了。”

    秉核淡淡的说道:“神终究会在时代中消亡了。成为旧时代的神又有什么意义呢。”

    白勋嗤笑一声:“神没有消亡,我们厮杀的蒸汽历纪元只不过是神暂时远离人间。你上一世所在的蒸汽历一千年开始,再过五千年,人们就会再次感知到神灵的来临。”

    秉核顿了顿有了好奇的心思,随后在疑惑的驱动下主动问道:“等等,你说你来自未来。那么圣索克,你为什么没有在我成长的时候堵我,我所做的事情对你来说是已经看到的过去了吧。”

    白勋:“我是来自未来,但是我来的未来时间线中,并没有你的存在。

    时间是多线的。有的时间线上有一片叶子,有的时间线上没有那片叶子。当你我抵达一个时间点,你我所言所行,就是新的时间线。

    比如说上个世界你造单兵机甲,在我上上次转生的世界后的电气历六百三十二年出现。你把这全机械动力战甲提前八百年弄出来了。实在是让我吓了一跳。”

    秉核心里恍然,但是随后疑惑地问道:“回到上古时代,就算掌握一定的时代先机,那么成为神明也是小概率事件吧。如果在那一世死了,无法成为神灵,那该怎么办?”

    白勋语气中带着莫名的笑意。:“成不了神灵,就换一个世界,我已经去过多个神存在的世界了。”

    在对话中,秉核的眼中此时空间中白勋的残影密集了一些。

    秉核顿了顿询问道说道:“你就这样一直在寻找成神的道路吗?但是你连转生系统是什么都不知道?”

    白勋:“你是想知道转生是什么吧!”

    秉核好奇心被挑逗了极点,而这时候两个人的残影重叠度渐渐符合起来。

    白勋微笑解释道:“这是一个物理层面上较高维度的东西,大部分人在低维世界的记忆和思维信息,是基于电子原子物质记录的。

    就像一块硬盘一个数据处理器一样。但是如果把硬盘和处理器都给砸了,内部的信息就没有了吗?不,还有可能上传在网络中。

    我们在现实世界死后,就被及时上传到了这个较高的物理层面上。然后在转生中,我们的记忆,我们的信息会下载那些物质世界中。这就是转生,不断的重复,重复,直到我们成为一个物质世界的神明为止。”

    秉核听到这缓缓点了点头,然而过了一会秉核再次疑惑的问道:“这个储存记忆和思维到底是怎回事,能储存多久远的信息,我觉得我的记忆还是在逐渐淡忘。如果这个记忆储存是完善的,那么我应该不会健忘,我应该会对所有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啊?”

    秉核感觉到自己在地球上那些小学朗朗上口的课文,现在又忘了不少,所以对白勋所说的保存记忆,有所疑惑。

    此时外界的环境中,布满两个四面体的残影越来越多。

    就在秉核问完了这一句,突然秉核四面体出现了对接。秉核愣了愣,突然大量的记忆涌过来。

    同时白勋淡然的声音传来:“新手,你提出的问题很好,转生平台承接记忆,但是正如我们的碳基大脑容量有限一样,转身平台每一个人能保留的信息也是有限的。我们一直在淡忘。而且”

    白勋的轻笑了一声,继续耐心讲解

    “当如果出现两个意识同时转生一个物质世界,在生前互为对手,在死后两个意识也会带着记忆碰在一起。”

    秉核看到了大量的记忆画面,这些画面一闪而过,有核弹爆炸的画面,有潜艇发射导弹的画面,还有无人机群殴的画面,一切一切的记忆宛如蚂蚁一样钻入自己。

    秉核顿了顿说道:“等等,你,你,我们现在。”

    白勋图穷匕见大笑道:“现在平台只会存留一份记忆,所以,现在我们两人份的记忆会融合。嗯,不要抵抗,接下来你就是我。”

    秉核怒吼道:“该死,你在说谎,不,你在隐瞒,你的记忆中,融合后只有一个人的意识为主,必须迫使另一个人,淡忘掉自己的一切。”

    秉核了解了为什么白勋想要弄死自己的原因,互为对手的转生者,要把另一个人快速弄死,这样多活几十年,在物质世界的大量记忆,在死后的这种融合中是具有优势的。

    白勋笑着说道:“是的,新手。实话告诉你,我已经融合很多次了,所以在到达法脉世界前的我到底是谁,我也都忘了。虽然每一次融合是以一个人的意识为主,但是每经历一次融合自我还是会被影响的。我至今依旧记得的唯一记忆,是要成为神,嗯,加入我。我们一起追逐法脉世界的永恒。”

    秉核此时已经无法保持清晰的意识说话了,大量重叠的记忆,冲击着秉核。

    在记忆融合的过程中,感觉这些记忆中的事情好像自己都干过。

    比如说在想到意气风发感觉时,统帅大军气冲山河的记忆、领袖群雄号令天下的记忆汹涌而入。

    而在春风婉转的时候,一些各种各样情感的记忆浮现。

    “这些,我似乎都做过,不,一些事情我绝对没做过,但是哪些是我的呢?”在庞大的记忆中秉核顿了顿,努力的思考这些记忆,询问那些是属于自己的。”

    白勋的记忆非常庞大,相对于秉核的记忆,就如同信息大爆炸时代的人突然和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融合。这样的老牌转生者在融合中对秉核这样的新手是占据优势的。

    秉核在融合中节节败退,迷失在那些白勋的得意的情绪的记忆中。

    然而很快记忆侵蚀中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边界。

    画面一,自己躺在了茅屋中,茅屋中的老伯端起了热腾腾的鱼汤,鱼汤的味道不好,但是秉核恍然之间接过,珍惜一碗没有盐的鱼汤。这个记忆很特殊。明明自己在当时能拿到更好的。(流落到御苑家族前的记忆。)

    画面二,干净整洁的工厂中,工人们正在维持工业运转,而自己正在拿着笔记本记录思考着什么,每个人的衣服大小,还有衣服样式,自己在思考大家的春秋衣服的厚度。该如何避暑防寒。我这么思考的理由是什么?这个希望大家都舒服,能够在一起和谐的劳动合作。嗯,这个感觉似乎其他记忆中没有呢?(秉核在圣索克帝都工厂管理,在奥卡的工厂管理的记忆。)

    画面三,尸体累累的疫病区域,自己漫步在围墙中,一种忧伤,一种遗憾,一种想要做些什么,最终演化出“必定要做出改变”的念头出现。‘我期待能生活在一个大家相互理解,相互扶持,共同面对未来的世界’

    画面四,画面五……

    一个个和其他记忆截然不同的向往感觉,逐渐点亮了秉核迷茫,也给秉核在这场融合中提供了自我坐标。

    越来越清晰的记忆逻辑出现,越来越清晰的向往。还有越来越清晰的厌恶,一个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记忆被自己快速反省。

    然而随着秉核向着这方面思考,庞大记忆中另一种思考开始对秉核的这种思考开始了否定,杂音在秉核意识中不断响起:

    “道德?滚,强者为尊。在残酷世界,只有我才是强者,你这毫无意义残念,给我安静。”

    而这些杂音立刻引起了秉核意识强烈的抗拒,宛如的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的事情。

    秉核不断的阐述道德存在的合理性,遵守这些道德能让世界的变得更好的必要性。

    然而那个杂音反复在吼叫:“放弃,你,愚蠢,伪善的执念。”

    在不断地争吵中,秉核意识最终受不了了,大声咆哮的一声:“我想生活的世界,我想要的世界,和你想要的不一样,我左,你右,道异殊途!”

    随着秉核剧烈反驳,那个杂音也似乎在狂吼着什么,但是双方的距离突然变得遥远了,秉核完全听不出是什么意思了。好像是“带着,你的理念滚”之类的话吧

    记忆开始彻底分裂,意识也如油和水一样分离开来。

    恍然间秉核抬头看了看,白勋的四面体和自己越来越远,残影的频率越来越稀少。白勋似乎在对自己说什么?两人终究是分开了。

    最终秉核发现两人分向坠入不同流场中,然后白勋似乎是被什么拾起,而紧接着秉核感觉空间一闪,自己似乎也被什么带出了流场……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