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12.7 面子,里子

    在融绝宕介入地面战争的第84个小时,他带着先头作战部队在岛屿上进行了多次成功的穿插,沙暴集团的战线已经全面向南推进。

    之前,海人类占据岛屿南部中央最高山峰。但是在第三天夜间,沙暴集团飞艇携带的遥控滑翔炸弹,对该据点的海人类进行了攻击。

    在轰炸的掩护下,沙暴集团的机械轻步兵成功突袭,拿下了这个,对南大岛全岛来说都至关重要的高地。

    中部山峰的易手,代表着原本海人类在南方内陆的防御体系,已经被分割为多个独立的部分。

    虽然海人类在南大岛内陆还占据兵力优势,但是原本机甲机动力就不足,而且战线还支离破碎,处在被动挨打的状态。

    沙暴集团能正对着一个个独立部分发起进攻,在进攻中能抽调远超过这些海人类散乱兵团的兵力和火力。

    随后多场小战役也证明了这一点。

    【现在在南大岛128号区域,沙暴集团的机动部队刚刚在山涧中完成了一场对海人类重甲集团的攻击】

    在山沟中到处都是滚落的钢铁机甲。由于沙暴集团现在所有单兵枪械口径,全部变成了十五毫米

    海人类的动力装甲在猛增的破防火力下,就如同泥盆纪的鹦鹉螺和海蝎子,面对有颌鱼类强大咬合力的结局一样。

    整个战场四处散落的残骸上,都有被打穿的痕迹。所有的单兵机甲上都是破散的裂口。

    这只笨重的海人类机甲部队在山沟中完成行军时,沙暴机甲部队用两倍的行军速度完成了堵截。

    海人类在火箭弹和大口径狙击枪的绞杀下覆灭。而现在,沙暴集团军团正在对海人类的俘虏进行处理。

    沙暴的作战队长,正在招呼着队员快速砸毁海人类俘虏褪下的装甲。

    这是这次战争中海人类和陆人类的潜规则,投降后扒光全身装备,直接破坏装备。次要俘虏直接绑在树上,重要的俘虏直接带回去。

    融绝宕从隐身中恢复过来,将身上作战服挂着的一些草叶摘下来。他展开领域侦查了一下周围。

    随即好奇地看着正在被处理的那些俘虏,对一旁的战队队长问道:“嗯,海人类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队长听到融绝宕的询问,走过来说道:“融长官,绿色头发的是海人类的贱民。海人类的头发天生缺乏色素,常年在海水中从事农业工作,容易和海藻形成共生。”

    说到这,队长揪住一个海人类的头发拖到融绝宕面前,启动了微视术,说道:“您看,他们的头发在阳光下还有光合作用现象。”

    并且指着融绝宕身边的另一个人,说道:“那位就是贵族,初级控灵师,摄入矿物质,头发呈现铁离子的红色。如果他们是中级控灵师,则会出现铜离子的淡蓝色。”

    融绝宕伸出了手,带着机械手套的手掌,捏着这个海人类贵族的下巴,而这个海人类贵族顿时感觉到奇耻大辱,满脸愤怒,用海人类的语言叫骂。以至于旁边的两位士兵强行把他的手臂掰到了后面,将他所有动作控制住。

    然而几秒钟后,当融绝宕试图观察这个海人类体内法脉大致布局时。

    这个原先刚毅的海人类,满脸不可思议,并且不再抵抗,仿佛遇到了天然的压制,望着融绝宕,嘴里喃喃絮叨着什么。

    融绝宕对队长好奇地问道:“他在说什么?”

    而一旁的队长也愕然地看着融绝宕瞳孔中的金色,并且看了一下融绝宕金属色的头发。

    而这时候,周围其他海人类俘虏也看到了融绝宕,目光纷纷集中到了融绝宕身上,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融绝宕看着这个场面,猛拍了一下正在发呆的队长,不爽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队长顿了顿说道:“海人类最上位集团的发色,因为析出单质金属过多,是呈现金属色,还有”他瞅了瞅融绝宕的瞳孔,小心翼翼地说道:“您的瞳孔,这些海人类认为,您的瞳色是至高职业才拥有的……”

    融绝宕愣了愣,诧异地说道:“他们至高职业?额,他们至高职业不是世袭的吗?”

    这时候一旁海人类俘虏在嚷嚷一些话。

    融绝宕瞅了瞅这个俘虏,示意队长进行翻译。

    这个队长在聆听后,对融绝宕说道:“长官,他认为你是海人类的某个高位家族。在海人类的文化中,如果你是海人类的某个家族的核心成员,这场战争的性质,就是”

    在融绝宕的目光中,这位队长低头说道:“这就是家族和家族之间的战争。”

    融绝宕顿了顿,猛烈摆手说道:“告诉他,我不是什么海人类家族,我出自枪焰。”

    纵然海人类中金瞳是一个非常尊贵的血脉,但是融绝宕丝毫没有意愿和他们扯上联系。因为对他来说,枪焰这个名号带来的骄傲才是最高的。

    整个大陆机械系堡垒传承出自枪焰,整个大陆现代标准法脉教育体系出自枪焰,龙卫兵机甲战术的缔造者还是……有了这么多辉煌的光环,所谓海人类皇族血脉不是贴金了,反而是玷污。

    身为圣者嫡系血脉的融绝宕,在听到这帮海人类在说这个血脉是海人类一方的顶级血脉,不仅仅没有高兴,反而是觉得恼怒的。

    恼怒这帮海人类,竟然敢染指枪焰秉核的出身这种‘无耻’企图,并不鲜见。

    ……

    这近千年来,是有很多势力在揣测枪焰秉核的血脉,谁叫枪焰家族自家没有清晰记录枪焰秉核的出生呢。

    其中,轻钧家族为了给自己抢夺融家的法脉带上正统性。就宣称枪焰秉核的母亲是轻钧家族的,是轻钧家的一个叛逆少女,将家族法脉思路试在了自己儿子身上。

    当然轻钧家族的这种宣称,顿时遭到了东西方家族的否认,并且甚至遭到了海拉人羽烟家族的强烈抗议。

    海拉人的羽烟家族,直接给出所谓证据,说枪焰秉核的母系是来自于羽烟。

    对于羽烟家族的这种说法。额,大家是付之一笑的。在世人看来,这不过是羽烟家族为了挽回自己蒸汽历1030年对圣索克入侵失败的拙劣借口。

    数个小时后,沙暴集团穿插部队在前线建立新的观察点,将战线突进了五十公里。而南大岛上指挥所内,气氛也变得稍稍轻松起来。

    当然,除了赵宣檄。

    现在这位少年靠在了椅子上思考。

    ‘海人类贵族对融绝宕服服帖帖’,在赵宣檄的眼中是一条极度重要的情报。

    现在连日的战斗,让赵宣檄实在是精疲力尽了。如果有机会结束这场战争,赵宣檄是断然不会放弃的。

    而现在在赵宣檄看来,融绝宕就是一个能和海人类对话的关键。

    上万年文化,让海人类的上层形成了比陆人类还要顽固的上位和下位文化。

    海人类有着非常顽固的贵族荣耀。

    这场战争中沙暴集团抓捕过来的全部是小贵族以及绿发者。稍微高等的贵族自杀比例极高,就算被俘,也是一句话不说,一副坚决不合作的样子。

    在他们的逻辑中,作为最优等的人类,怎么能向陆地的蛮夷低头。

    尽管海人类也在这场战争中打得心力交瘁,其战争决心也依旧没有动摇。而海人类的中低下层也在惯性等级制度下,跟着上层的命令。

    纯军事手段很难征服这种已经萌生了原始民族主义萌芽的势力。

    地球上在应对这种情况时,是采用扶持当地威望者、建立傀儡政权的方式,来对当地局势进行控制。

    然而建立傀儡政权,选代理人不是乱选的。若是选那些小贵族当代理人。海人类顶层一句话,就能让这些小贵族的傀儡政权失去合法性,内部矛盾重重。镇压所需的统治成本,会直接让这个傀儡政权破产。

    赵宣檄的军事势力虽然能在战场上占据便宜,但是还无法打到海人类统治核心。抓不到金瞳海人类的。

    但是若是沙暴集团,‘金瞳海人类’那就好办了。这时候,拥有金瞳的融绝宕来到了沙暴集团,甚至现在出现在了南大岛。

    这就如同幸运女神似乎再一次的,对赵宣檄撩了一下裙子。但是仅此而已,幸运女神这次穿着安全裤融绝宕对跟海人类扯上关系相当排斥。

    而在赵宣檄眼中:只要融绝宕答应配合,就算不进行傀儡统治,也能让海人类上层在惊诧中,从傲慢的台阶上走下来,进行和谈。

    ‘只是该怎么劝说融绝宕呢?’赵宣檄有些脑壳疼。

    在傲娇地等待了数十分钟后,赵宣檄恼怒地说道:“你,现在,如果在的话,就快点出来。”

    苏鴷(光灵)朦胧的光团跳跃了出来,讪讪地掩饰道:“我刚刚的,睡了一会,额,有事吗?”

    赵宣檄盯着现在变得模糊的光影:“呵呵,你给自己打码,就能躲开问题吗?”

    赵宣檄现在所想的事情苏鴷一清二楚,所以现在变成光团,而不是以和融绝宕一模一样的秉核形态出现。

    当然这种欲盖弥彰让赵宣檄火冒三丈,直接干脆地说道:“让融绝宕去和谈,不要给我否定答案,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做。”

    苏鴷光灵渐渐恢复到秉核样貌,在思考了一会后说道:“你能打的牌非常少,要知道,他的家族和你家族级别一样,而且现在也并非依附你。你现在的军事工业未来要发展,也必须要依靠他们。哎,这就是无欲则刚。”

    赵宣檄沉默了数秒,默认了苏鴷说法,然而几秒钟后他从苏鴷的话中反应过来,急促问道:“我的牌很少,那就是说我还有牌?”

    苏鴷光灵诡异地笑了笑:“当然,你还有牌,身为长城的融绝宕,对某个人很感兴趣。”

    赵宣檄:“谁?”然而紧接着他反应过来,用惊讶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是苏鴷?”

    在看到光灵点头时。

    赵宣檄下意识地就想要拒绝。

    然而最终忍不住问道:“他到底想要苏鴷什么?”

    苏鴷光灵:“苏鴷的法脉,融绝宕一定很感兴趣。所以,你可以试着让苏鴷去劝说一下融绝宕。”

    赵宣檄带上戒备的目光看着光灵:“那么苏鴷会付出什么?”

    光灵和融绝宕是一模一样的。所以赵宣檄此时觉得

    光灵:“法脉流至融家,额,反正苏鴷呢的法脉和融绝宕的法脉有渊源,双方交流……”

    赵宣檄:“够了,你到底在帮谁?”

    数十秒的安静后。光灵:“当然是帮你,若是你们之间的合作,都没有所谓贵族骄傲影响,那就不至于,让我有着这样多余的思考。从成就角度来说,贵族荣耀是成就的基础,也是枷锁”

    赵宣檄吐了一口气,喃喃地说道:“让我考虑考虑。”

    毫无疑问,赵宣檄现在将苏鴷看为禁脔,无论是战力还是未来的法脉传承,都是赵宣檄想要支配的东西。

    赵宣檄看来未来只要将妹妹配给苏鴷,自己这一脉和苏鴷那一脉密切联系,将稳定赵氏在沙暴集团的主导权。

    而现在,若是让苏鴷以法脉为条件和融绝宕进行谈判。那是让苏鴷和自己外的其他人产生高级别的沟通联系。

    未来两个有军事潜力的工业势力相互传承有着密切交流的关系,这也会给自己后人的领导权留下不安定因素。

    所以赵宣檄总觉得这是一笔超级吃亏的买卖,融绝宕只是牺牲了“面子”却得了里子。当然如果涉及到他自己的家族荣耀,他可绝对不会轻松说这是面子。

    眼下的局势让赵宣檄别无选择。

    在指挥大厅中,赵宣檄反复看了看错综复杂的战略地图,然后对光灵犹犹豫豫地问道:“如果,苏鴷不答应怎么办?”

    苏鴷(光灵)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嗤道:“别人不知道,对我还装。你这几年(对我)一直在树立兄长的权威,呵呵,现在装不自信了?”

    苏鴷光灵,回应道:“你要真舍不得,就算了。”

    赵宣檄用双手扶额,然后两个拳头在桌上重重锤了一下后,右手拿起了电话,左手掌心中放射出了讯息光点。

    几乎只过了几秒钟,在战舰上的苏鴷就接通了电话。赵宣檄在勉强露出笑容的时候,对苏鴷介绍了情况。

    而让赵宣檄百味杂陈的是,苏鴷没有一丝一毫任性,依旧是那么听话,在认真听完了叙述后,非常有大局观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我来办。”

    在通讯挂断后,赵宣檄站立在桌面前,目光中隐隐闪烁后悔,后悔自己决定是不是下的太早了,是不是可以继续撑一撑。

    而苏鴷的光灵在这边不合时宜地插嘴道:“做了决定,就不要后悔了。”

    赵宣檄这时候一股迁怒转向光灵,冷哼一声后,苏鴷的平等交流直接断了。

    而在广域静默号,舰桥内。

    苏鴷在发现自己和赵宣檄的平等交流第一次中断时,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道:“这个,我,我是不是,不厚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