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11.17 因战争而迁移

    电气历660年,11月。

    太云和荆川之间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大半年。对太云来说,这场战争已经过去了,可以安安心心地享受战争结束后的发展红利。

    但是对荆川来说,战败的伤口带来的渗血才刚刚开始。

    首先在经济上,由于失去了西部重要的工业集团,化肥、钢铁、机械等一系列国家物资运转出现了问题。

    以粮食为例,假若原来要供给100个人,拥有110份粮食整个供应链就是稳定的。大家都不恐慌。

    但是突然只有90份粮食,这绝不是所有人都吃九成饱就能解决的问题。意味着100个人在原来的分配制度下可能会饿死几个。那么大家就疯狂抢夺了,从而导致秩序混乱。

    荆川帝国境内,在战败后,经济上的巨大窟窿,导致所有的物资都在狂涨,而造成的恶性循环,又破坏着生产。

    而政治上荆川帝国的皇室也因为战败,遭到了严重的信任危机,无法调配战后国内矛盾。

    【这就是帝国制的劣势】

    当皇帝这个概念在帝国中被法律奉为至高无上时,使得皇室是不能被报复的。但是这也使得皇室在政治上可以言而无信

    现在荆川的世家们若是听从皇室,老实填补现在窟窿后遭到皇室的出卖,也无法对皇室怎么样。

    皇室和其他政治势力打交道时,有完全不用负责的金牌身份。所以所有的政治家对皇室在处理危机时是否能够真正守信存疑。

    君不见,融家一年前,听从了荆川皇室的安排,大规模转型为战争体系,结果全族产业沦为战败赔偿。现在也没看到荆川皇室失诺后,付出了什么代价。皇室依旧把握着军事权利。

    而资本寡头共和制就不是这样。领头的大家族,一旦失诺,没有皇室推责光环,必将政治信用彻底破产,被边缘化。

    【政治上:当做出诺言,只有付出抵押,那么才能得到信任】

    当然荆川皇室自己是意识不到这一点的,他们呢,就和二十一世纪的网民意识不到自己说话要付多大责任一样,因为有‘言论自由’金牌概念。

    荆川皇室,也自认为这场小败,绝不应该动摇自己国内地位,因为自己是君权神授。会惯性思维认为现在国内问题根源是,举国的人现在不尊重自己权威了。

    所以在被太云击败后,荆川帝国政治上没有任何改革,荆川国内的统治集团认为是自己权威丢失,决定从哪跌倒,就从哪爬起来。

    既然在对外战争中丢失了权威,那么就在对外战争中找回来。当然,人都是保守主义的,所有的军事冒险,都潜意识地要捡软柿子捏。

    荆川上下脑子都很清楚,重新找太云报复,多半是成功不了的。但是打不了太云,可以打太云的跟班啊!

    没错,就是玉群。不过荆川在决定打玉群前,还要考虑玉群背后的纵盟。

    而荆川的谋士们在仔细调查北方各国关系后,发现这并不是什么问题,玉群在渭水和汉水两次大战中投机获利,已经和塞西、寒山之间产生了不少间隙。

    而且荆川的情报组织明确地得到了玉群和太云签订的密约,这是玉群实打实地背叛纵盟的证据。

    ……

    在荆川的王庭上。

    一位白衣辩士挺身面视上位道“纵盟各国虽宣称守望相助,但是实际上心口不一,早已龌龊横生。今天玉群失信失义,王当伐之。”

    王庭上的荆川皇帝,心动,然面露犹豫,他看了看下座群臣,而懂得皇帝心态的近臣,立刻站出“深明大义”提出支持战争。

    随后各个座次上的人,开始纷纷表达了支持战争态度。

    所以就这样,荆川上层达成共识,认为只要够迅速,在打玉群的时候不会有什么政治风险。能够尽快地挽回现在国内的危局。

    【所以在661年,荆川的战争机器则开始滚动了。舆论、人员动员、物资准备,都开始了】

    襄荆要塞区,这是帝国北方的交通枢纽,一列列火车繁忙地向着北线运送重武器和战争物资。

    在火车干线边上,有一家某汽车修理工厂。几十个背着枪的军人,带来了几十张征召令甩给了工厂负责人。

    战争动员令下,这种汽车修理厂,需要提供成员随军。

    当天晚上,汽车工厂老板,宴请了工厂内的工人。然而在宴会后,宣布了这个消息,开始抽签决定人选。

    这种抽签并不公平,老板的儿子和他中意的学徒毫无意外都没有抽中,这背地里很显然有了手段,而二十位工人抽中了红签。

    而在抽中红签的人群中,一位极为年轻,银发,相貌西域化的青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标签,又看了看老板欠缺诚意的笑容。默默地收下了征召令。

    这位银发青年是在四个月前抵达这个工厂的,展现的职能为‘机械师’,来历为太云进攻后,从荆川西部移过来的人。

    他在工厂中业务水准非常好。当然由于长相俊美,工厂的千金对其很中意,但是这位青年却拒绝了美意。故现在的抽签,被工厂的负责人安排上了。

    而事实上,这位名为融绝宕,职业是长城,来自西大陆,在十五岁的时候抵达东大陆融家这个远亲分支。

    枪焰东西两支,在近两百年来,是有着密切的人员交流的,而融绝宕就是西大陆那边交流过来的,然而去年恰逢东大陆局势格局大变。

    所以融绝宕现在是带着融家子弟东行的领头人。

    几分钟后,工厂内安保人员的监视下,融绝宕走进了自己的宿舍,随后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弄开了箱子的夹层。里面是一件封存好的战服。

    他在穿好机械服后,张开了领域,通过领域对着周围三个城市发送了信息。

    现在以这位长城临时打工的工厂为中心,周围六十五公里范围内,三个城市大大小小工厂中做工的年轻人,电子留言机(bb机)都接受到了信息。

    随后在当天晚上,工厂后院两个安保人员被乙醚放翻后,融绝宕拎着箱子,轻松翻过了三米高墙,远走高飞了。

    两天后,青年人和孩童为主的六百三十四人在四百公里外的一个渡口汇聚,大家收拾好行李后,列队抵达了岸边,乘坐的船舶开始顺江而下。这批青年少年,是逃离出太云控制区的融家子弟,一共四位堡垒,一位将军,一位权柄。

    【这种以组织形态远行,是枪焰家族的一种传统】

    要追溯到一千年前枪焰秉核从威斯特离开时候,对学生要求的组织和纪律。

    尘迦对秉核的崇拜是狂热的。在他制定家规的时候。尤其是对秉核组织理论和远游行为大加赞赏。

    他掌权的时候,要求家族的年轻子弟在少年时期至少进行三次集体远游,确保‘纪律,合作,团结’的精神。

    枪焰变革失败后,两只远游集团分别能在西大陆和东大陆立足复兴,这个教育传统是功不可没的。

    话题回归。

    当658年末,太云和荆川战事刚结束,融家的这只队伍逃离太云控制区后,领队人融绝宕等高位职业者们,原计划是打算在荆川内找到皇室寻求帮助。

    但是在发现战败后皇室表现后,融绝宕等人决定暂时等等,然而在足足观察了一年多后。荆川内混乱的现象,让融家这些年轻人很失望。

    融绝宕等人很清楚,自己这一行人代表着什么。

    这支队伍中,是融家教育中精英的精英,其未来职能分别对应着产业链各部分,说得再干脆一点,现在这群逃亡的年轻人组织就是‘工业母机’,一个工业链各个部分上能够承担领导职能的内核人群。

    未来能够能成为各个生产部门的‘总技术指导’和‘总技术管理’,而更难得的是,现在是一个团结队伍,有遵守纪律的默契,产业链协调的时候是有合作共识的。

    只要能给这个队伍足够的资金和经过简单培训的人员,融家的技术还有工厂制度组织就能快速展开。

    一个势力要想要组建工业链,设备是可以买的,基础工人是可以短期培训的,唯独各个环节,懂技术,且能够良好执行制度的负责人,那是要花十几年考验出来的。其价值,嗯,难以估量。

    这批按照此时代最优秀教育选拔制度的年轻人是何等珍贵!

    但是荆川现在连国内利益都无法调配好,让融绝宕等人难以相信自己这群人,能被安置好。

    如果这支队伍直接在荆川露面,最大的可能会被荆川各个短视的势力瓜分。然后在各方自身利益考量下,把人才拆分到了不同的工业环节上。

    现在荆川决定战争,而融绝宕和其他几位年轻上位职业者决定,宁可继续寻找,重新找个地方,也不能让荆川的利益集团将自己这群人所传承的工业系统给拆了。

    【又过数个月,在661年3月份,浙宁东部的某沿海港口】

    融绝宕在码头上蹲着。

    此时这位长城漂亮的银发现在脏兮兮的,手臂上被晒了,蜕了一层皮。

    他一边嚼着馒头,一边看着报纸夹缝中的小广告,拿出笔在笔记本上,统计了各个小广告数量,还对广告招工地点种类信息进行了统计。

    融绝宕对统计后的数据一个个画上了红圈圈。

    这样的数据他统计了两个月。他通过十三份主流报纸,统计了浙宁各个地区招工在整体上是什么比例。

    哪地方招工多,代表那地方存在经济热土。

    各个地区招工的侧重点是哪里,采矿和种植园这种原材料招工被融绝宕pass过去。

    那些包吃包住而且薪水远高市场价,且对技能没有要求的广告,融绝宕也都当成骗子广告筛掉了。

    在完成列表后,融绝宕陡然发现南洋地区存在不少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而且是初加工的类型。

    融绝宕抬起头,目光朝着南部海面看去。这时他的瞳孔中变成了金色。在持续数秒后,他的瞳孔恢复成了褐黄色。

    融绝宕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靠在一旁的码头木头桩上,展开领域,对自己的队伍发送了信息,信息内容只有六个字:“最后的目的地。” 。全本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