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7.6 培育萌芽

    帝都,新手友好机械店的工厂,宽大的车间中央平台上。

    “铛铛铛”,秉核拿着扳手敲击蒸汽管道管道,站在蒸汽车的车顶上,举起高音喇叭对着新手友好机械店的人们喊道:“我秉核回来了,同志们想我了吗?我想死各位啦。”

    时隔三年,秉核依旧是元气满满。

    工厂中的人则是集体宕机中,一两秒后陆陆续续反应过来开始弯腰行礼。

    然而秉核则是大喊道:“都抬起头来,看着你们的领袖归来。”

    跟在秉核身后的尘迦,则是张大了嘴,第一次见到秉核这么原形毕露。心中那个至高至强的形象,现在突然变得色彩鲜艳了。

    很快有人反应过来。一位少女走上前一步单膝跪下:“冕下,你,你还是,那么神采非凡”她语气很激动,想说些什么,但是到嘴边却渐渐词穷了。

    秉核从蒸汽车顶棚上跳下来,单手握住了她的胳臂,阻止了她的屈膝,将她拉起来说道:“白帘,你变的越来越漂亮了。对了,我给你准备礼物了,等一会我让人给你送去。”

    少女身体僵硬,则是低下头,词汇混乱说道:“冕下。我,我,今天,工厂,不知道,你,要来”

    秉核甩了甩手,说道:“叫我秉核或者组长,什么冕下,冕下的,我带冕了吗?”(上位职业是有资格带上金冕的,而且三大职业的金冕各有不同。)

    秉核转头看着店里面跪了一片说道:“都起来,别搞这些无聊的,裤子脏了还要洗,浪费水和肥皂。”

    秉核扭头对白帘说道:“把工厂给我运转起来,我要确定一下各个生产车间的情况。”

    白帘:“是,额”这个女机械师接受命令后,目光却不由得被秉核吸住了。

    秉核在对白帘下命令后,立刻领域打开。多个超出机械师想象的组合新魔法在秉核身边浮动。一条条几何线路魔法结构在秉核身边凌空浮现,而秉核身上的法脉清晰明显的发出光芒,一缕缕微弱的光辉从衣领出现这是正牌的高位职业表现。

    【四十分钟后,秉核拿着本子和红笔在车间各组机器上逐个逐个检查。】

    秉核检查了大部分机器后,确定了工厂的情况。

    这两年内,整个工厂运作还保持着完整,但是部分维护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些滚轴的磨损很大,根本没有替换,有的替换成了不达标的零件。而在账本上,则是记录了这些都是按照其要求替换的。很明显有人在糊弄工作,以权谋私。

    在制度不良,管理松懈的工厂中,工人用各种方式糊弄任务是很正常的。

    在工厂中的人注目下,秉核一边拿着账本一边在账本的数字上画着圈,一边拿着标记笔,在机械的部位上画着圈。而每一次画圈,都让工厂内的一些人显露出不自然。

    在一旁的尘迦用冷笑的目光扫过这些人。

    尘迦看出这些人被秉核查出来问题了。尘迦用眼神讥讽这些的这些人,心里暗道道:“竟然在师傅的工厂内做手脚,你们倒霉定了”在尘迦的心目中,秉核是完美的。

    当然尘迦在想到秉核刚刚进入工厂时得意忘形的表现。这位十一岁的少年不禁摇了摇头嘀咕道:“刚刚是,错觉,错觉。”

    啪的一声,秉核将账本合起来,放在了面前的机器上。

    秉核目光认真看着工厂内各组负责人:“两天后,把问题给我解决了。该花钱的,给我报账,花钱把问题处理掉。但是一个星期后。我再查到问题,那就按照规矩处理。该扣钱的扣钱,该走人给我滚蛋。”

    一群人称“是”,然后解散离开。

    白帘柔弱不安的说道:“冕下,对不起,我”

    秉核指着白帘说道:“谢谢你这三年帮我看场子,辛苦你了。好了,你去通知第三组的成员,现在给我回来!”

    白帘抬起头极为感动的看了看秉核,然后用弱的辩护语气:“冕下,他们离开,是迫不得已。”

    秉核摆了摆手说道:“我又没怪他们,人之常情,现在我回来,就躲着我,我才不开心。”

    白帘很感动的说道:“是的,冕下,我这就去叫他们。”

    秉核离开的这段时间,第三组的秉核的同学都因为各种原因离开。倒不是因为他们是墙头草,而是秉核离开后,工厂失去了政治保护,失去了政策支持,这个新手友好工厂的利益被其他人觊觎。原本跟着秉核一起创业的普通机械师们感觉到了危机,所以离开了。

    而现在这些年轻人之所以没敢来见秉核,因为在封建文化下,他们担忧秉核这位大领主,追究他们“背叛”的事情,拿他们立威。这个时代社会互信相当脆弱。

    这两年内,由于帝都贵族们的胡搞,迫使这些年轻机械师大量离开后,直接导致了工厂制度停滞,监管不力。

    一个工厂的衰落,在于人事。而一个盈利的企业被官僚主义盯上,其人事系统最容易遭到败坏。这帮官僚不懂生产,却盯着利益,认为随便插一两个人没有事情。而实际上工厂那些看起来福利工资高的位置,只要随便的撤换一个,换上了不胜任的人。工厂系统的漏洞就出现了。采购、零件检查维护,这些工作马虎一两天不会有事。但是几年后,就会发展成崩盘的结局。

    这个世界是贵族的世界,圣索克的官僚主义堪比地球的沙俄和晚清。

    圣索克的贵族中,军工贵族还是少量的。主要以军事贵族为主,这些传统地方贵族插手到哪,就崩坏到哪,他们的管理水平只配管理田园经济。

    【秉核在检查了工厂运作问题后,第二步就是检查这几年自己工厂中的非正常人事调动】

    秉核把这两年人事调动档案全部拿到办公室,秉核翻了一下,好家伙,贵族塞了三四倍的闲人进来。

    这其中属皇家骑士团最为过分,他们把自己的军属送过来消化工厂中看起来轻松的管理岗位,把工厂的弄得一团糟。

    在调动的人事介绍信上,军方的皇家骑士团还亲自提了,该人亲戚取得了什么什么样的战功,要求工厂照顾在看到这些调动后,秉核撇了撇嘴。

    帝国军人的军属待遇问题,是帝国军方该解决的问题,不该丢给企业解决。对于帝国军方踢皮球的态度,秉核心里直接竖中指。而且送这些人过来后,即没有给补贴,也没有给商品全国免税之类的政策优惠,直接就是丢包袱。

    这种问题哪里是白帘能够解决的,也多亏了秉核现在晋级堡垒,而且打了一场全胜的战争,否则遇到帝国皇家骑士团这个不讲道理的军事组织。整个工厂不出五年必烂。

    【三天后,还是在工厂门前的场地上,秉核召集了军方调来的人员开始训话。】

    秉核说道:“三个月,我给你们三个月时间,三个月里参加培训、通过考核后,进入六个月的试用期,就可以留下来。否则的话可以走了。”面对这帮人,秉核也没有直接炒鱿鱼。秉核:“毕竟老夫也不是魔鬼嘛。”

    这些人今天被秉核召过来,是忐忑不安的。他们现在以为秉核这位堡垒要对工厂的事情,要秋后算账。毕竟在圣索克帝国内,一个上位职业者要整这些下位职业者,根本用不着什么理由,而这两年内,这些人中有些家伙干的很过分,也的确是取死之道。

    现在听到秉核说:“三个月要重新考核,然后六个月试用”,这些人宛如在等待死刑的过程中,听到自己只用拘留。

    秉核现在没意识到自己在帝国境内的话语权到底有多重,在言行上非常小心。

    如果秉核直接提出压缩帝国田园贵族的权利,帝国上层都不得不重考虑。秉核现在代表着和圣索克境内军工势力话语权。

    事实上皇帝陛下本来就是想要压缩国内田园贵族权利,只是苦于权威还不够。如果秉核直接和国内传统贵族冲突,皇帝会在这种激烈的冲突中,对秉核进行偏向。

    当然,秉核的小心也是有道理的。

    皇帝要确保自己皇权稳固下,进行变革。而秉核则是优先考虑变革的顺利。

    所皇帝需要某个人在变革中作为靶心充当守旧派的火力。例如老佛爷需要糊裱匠。而秉核丝毫没兴趣当皇权度过变革时代门槛的缓冲器。

    现在随着秉核这位机械师出生的堡垒出现,此时国内的传统贵族还在对秉核所有行动进行自觉让步。所以秉核正在消化这些让步之前,不想立即引爆矛盾。

    此时秉核看着这些广场上站着的人,颇有诚意的解释:“请各位好好的向各位背后的人解释清楚,不是我故意刁难各位。我必须要确保我的工厂正常运转,而诸位……呵呵,我不在的这两年内,工厂中有什么猫腻和问题,各位心里应该清楚。不要让我难做。”

    被秉核召集的人忐忑的离开了,他们没敢搬出身后的大人物来警告威胁秉核。

    一连等了几天,没有任何风波发生,这反让做好“怼国内一两位老牌上位职业者”坏打算的秉核觉得有些无聊。没有哪位上位职业者会为这点事情和秉核计较。

    而十天后,秉核收到了大量的辞职信。在看到了这些辞职信后,秉核叹了一口气。

    尘迦看到秉核叹息,问道:“这些冗余人员离开不是好事吗?”

    秉核卷起纸筒敲了敲尘迦说道:“能够耐心在岗位干事的人,就不是冗余人员,现在工厂大量岗位上容不下高教育的人才,耐心做事。哎,在大家眼中,做工人还是很低贱啊。”秉核裁撤的大量臃肿岗位,但是却安排了更多生产岗位,但是吸血的肥差大家抢着做,生产的差事人人嫌弃。

    秉核打开镜面术,镜面术上显现着标准法脉体系。对着尘迦说道:“未来学校运作后,我们要对工厂工人的孩子开放至少百分之六十的录用名额。通过学校人才上升体系,给工厂群体话语权,变成吸引人才的热门区。”

    尘迦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工厂和学校是一个体系,师傅我记住了。”

    秉核:“对,这个体系包括工厂、学校,以及……”秉核没有说出军队这个词。

    当秉核托腮构思未来计划的时候。

    尘迦掏出了一封信,说道:“师傅,家族来信。”

    秉核摆了摆手:“不是说了,我很忙,过几天就回去吗?”

    尘迦说道:“不,不是家族领地的来信,是家族在帝都的人。”

    秉核:“胡扯,家族这几天没派人到帝都。”

    尘迦瞅了瞅秉核最终忍不住说道:“是璃韵姐姐。她让我务必要把信交给你。”话音刚落,尘迦抬头诧异的看着秉核捂着头。

    秉核拍了拍头说道:“等等,你说的这个人,让我血压有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