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078章 树根洞深处(1)

    断水刃之前就发现薄如梦有些不对劲,可并没有多想。

    此时一来一去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薄如梦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双眼赤红,宛如布满了血丝,而且脸皮蜡白如纸,透着阴森森的气息。

    断水刃甚至感觉只要离得薄如梦近点儿,就有种阴冷的感觉。

    薄如梦并没有回答断水刃,却是冷哼一声:“断水刃,不该问的不要问!”

    一指红羽使的尸体,“将她吊在城门楼上,告诉所有风灵郡的人,这就是背叛我薄如梦的下场!”

    “吊起来?”

    断水刃瞳孔猛得一缩,有些难以置信。

    毕竟在断水刃的心里,薄如梦虽然行事果敢,可却从来没有鞭尸的嗜好,平时对属下也是礼爱有加。

    尤其是像今天发生的事情,无论对方犯了多大的错,薄如梦都不会一言不说就直接斩杀,而是先会问个明白。

    慢慢抬起头来,断水刃目光落在了屋中,看到了歪倒在地上已经冰冷的心儿。

    “她连心儿都杀了?”

    断水刃大惊失色。

    他知道心儿跟薄如梦的关系,那可是贴身丫鬟啊,怎么就这么杀了?

    断水刃终于意识到薄如梦出问题了。

    薄如梦见断水刃不吭声,阴声喝道:“怎么,你想违背我的命令?”

    说话间,已是杀气滚滚,将断水刃笼罩在其中。

    断水刃连忙低下头:“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办!”

    薄如梦一摆手:“快去,你的任务变了,速去速回,我要亲自去七绝山会会火元公那个老贼!哼哼,本郡守倒是要看看,他火元公究竟有什么本事敢跟我风灵郡叫板!”

    一听到薄如梦要亲自去七绝山,断水刃立刻出言制止道:“郡守,您是我们风灵郡的主,您不能……”

    “闭嘴,我想做什么,你还没资格跟老娘说!”

    薄如梦忽然间身影一动,断水刃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却猛得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一股大力撞击了一下。

    砰!

    一声巨响。

    断水刃凌空飞起,重重倒在了十几米开外,撞在了一盆花上,将那盆花都撞了个粉碎。

    薄如梦连眼皮都没抬:“断水刃,我是郡守,从今天开始,我的话不容质疑!”

    “现在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如果再敢废话,我绝对会直接将你斩杀!”

    说着,拂袖一甩,转身进了屋内。

    断水刃颤巍巍从地上爬了起来,心中惊恨交加:“郡守的性格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暴虐?”

    断水刃目光闪烁,知道再也不能多言,上前背起红羽使的尸体,快步出了郡守府。

    在去城门之前,断水刃特意从北门府绕行,吩咐自己的心腹立刻去一趟六合城找刘浪,就说大事不好了,薄如梦似乎出了意外。

    断水刃之前就感觉薄如梦修炼有可能走火入魔了,可看着她今天的样子,心中隐隐感觉自己可能猜对了。

    这种时候,断水刃根本想不出还有谁能解决风灵郡的危机,只有求助于刘浪了。

    想了想,断水刃还是感觉不踏实,又派人悄悄潜入郡主府,去通知吴暖暖跟李大牛,让他们尽快离开风灵郡。

    如今薄如梦噬杀无度,万一殃及了吴暖暖跟李大牛,他断水刃当初曾经答应替刘浪照顾他们的承诺不就白说了吗?

    而且,断水刃清楚地看到刘浪为了吴暖暖灭掉整个北门府的情景。

    如果吴暖暖真出意外,刘浪恐怕会跟整个风灵郡翻脸,到时候别说跟薄如梦起冲突了,恐怕整个风灵郡都会面临着一场浩劫。

    如今外忧未消,如果再起内患的话,断水刃非常确定,风灵郡绝对就完了。

    断水刃可不想风灵郡被颠覆,更不想刘浪跟薄如梦起冲突。

    而在刘浪到达之前,断水刃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稳住薄如梦。

    ……

    天坑树根洞中。

    刘浪让噬金虫在前面开路,自己则将魂力散开,一点点往前走。

    好在通过那些密密麻麻的树根之后,刘浪的魂力虽然还受到阻碍,但却能延伸到十余米开外。

    甬道比刘浪想象的还要长。

    刘浪跟噬金虫一直走了十来分钟,前面竟然出现了两个岔路口。

    左边的岔路显然相对要狭窄一些,而右边的岔路反而宽敞很多,比左边的至少要宽敞一倍多。

    刘浪略一犹豫,选择了左边那条相对狭窄的甬道。

    按照刘浪的想法,如果这里真有什么厉害的凶兽或者灵兽的话,个头肯定会很大,而狭窄的地方肯定进不去,相对来说也安全一点儿。

    沿着狭窄的通道又往前走了百余米,终于走到了尽头。

    只不过,让刘浪奇怪的是,这里的布局竟然像是一间房子一般。

    山洞中在靠墙的位置上有一个架子,而架子上面放着十余本书,还有一些不同颜色的瓷瓶子。

    在靠墙的另一边,有一张单人木床。

    只不过那张床上面布满了尘土,看起来已经太久没有人住过了。

    甚至于在山洞的中央,还有一张石桌,石桌两边有两张石凳。

    整个山洞的布局完全体现了人居住的样式。

    刘浪有些吃惊,根本没想到能这么容易就找到这个山洞,而且还没有任何阻碍。

    警惕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见真有没有什么危险之后,刘浪快步走到架子前,朝着那些书看去。

    书上面同样也布满了一些灰尘,而且都是古代的那种线状书,不但有诸如《四书五经》那种诗词歌赋,还有《孙子兵法》的那种排兵布阵的书籍。

    其它有几本仿佛手写本一般,竟然是类似几种普通的修炼功法。

    “咦,这是什么?”

    刘浪大体浏览了一下,却发现其中一本书跟其它的书有些不一样。

    其它书都是合上的,而那本书却是打开的,而且还有一只毛笔放在一边,仿佛是之前曾有人正在书上面前写字。

    刘浪连忙凑上前,低头朝着那本打开的书看去。

    上面写着一些繁体字,但刘浪也大体能认出来,仿佛是一味味中药一般。

    而毛笔尖所指的地方,又好似是批注一般,写着半行小字:丹性温,但。

    后面就没有了。

    看到这里,刘浪摸了摸脑袋,嘀咕道:“咦,看这样子,似乎是当时有人写了一半,突然发生了什么事就离开了,后来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呢。”

    PS:求月票!周末到了,周末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