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2009章 北门府(3)

    木屠城听到刘浪的命令,禅杖往前一举,身影流光般窜出,朝着北宫一剑直击而去。    .      .  

    这速度与气势,就连身为鬼王级别的北宫一剑跟断水刃都不觉有些胆寒。

    北熊见刘浪真敢出手,不由得大急:“城主大人,不要冲动啊!”

    断水刃却是冷哼一声:“好狂妄!敢在我们风灵郡撒野,简直是找死!”

    身影一动,大喝一声:“纸上谈兵!”

    手中折扇一挥,那把折扇上写的墨字宛若瞬间幻化成数道人影,个个举着大刀朝着木屠城击去。

    北宫一剑正全力戒备,突然见断水刃出手,却是心下一缓,心中暗道:“好!断水刃的纸上谈兵幻化出的兵卒之力可达鬼帅巅峰的状态,这一击突然,肯定能拖得住那秃驴的!”

    “轰!”

    可是,这个念头刚刚落下,那幻化出的数道人影直接被禅杖击碎,而禅杖的攻击速度丝毫不减,依旧朝着北宫一剑砸了下去。

    北宫一剑面色大变,大声喝道:“战三郎何在!”

    “在!”

    又一道流光从北宫一剑身后疾射而出。

    一个瘦小的汉子举着一根镔铁混元棍同时出手,铮得挡住了木屠城的禅杖。

    可是,汉子虽然挡住了木屠城的禅杖,却接连退了数步,退到了北宫一剑的面前。

    北宫一剑猛得挥出一掌,抵住汉子,口中不自觉暗叹一句:“好猛!”。

    汉子更是面色铁青,强忍之下却哇的吐了一口鲜血,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北宫一剑一把扶住汉子,冷冷地盯着凶神恶煞的木屠城,嘴角狠狠抽动了两下,将手一挥,大声喝道:“去,把北宫流云给老子叫来!”

    北宫流云,正是北宫一剑的儿子。

    听到北宫一剑这句话,那些本来剑拔弩张准备上前厮杀的兵卒全部一脸的错愕。

    “府主妥协了?”

    “为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多人都难以置信地盯着北宫一剑。

    那个汉子却是一脸羞愧,猛得回过头来,单膝跪地,满脸愧疚道:“府主,属下无能!”

    汉子名叫战三郎,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中品鬼王,而且晋升鬼王的时间已有百年之久,一身修为恐怕就连北宫一剑对上都有些难以应付。

    此人别看身材瘦小,可反应速度却是极快,尤其是那根混元棍威力极大。

    北宫一剑之前根本没将刘浪放在眼里,就是心中有这些依仗,虽然愤怒,但并没有多少惊恐。

    可是,任谁也没想到,这战三郎在木屠城手下连一个回合都没走上。

    而且,木屠城还是在破掉断水刃的攻击之后与战三郎攻了一击。

    北宫一剑此时终于醒悟了过来。

    这个叫木屠城的老秃驴根本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如果再不将刘浪要的人交出来,恐怕整个北门府真会有灭顶之灾。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刘浪在北宫一剑的眼里就是个疯子,连郡守的人都没放在眼里,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

    当然,断水刃在被木屠城轻易破掉了自己的鬼气之后,也是震撼无比,一直盯着木屠城看了半天,忽然间将折扇一甩,骇然道:“木屠城?这……这个名字不是棺宗的宗主吗?”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

    北宫一剑根本就没往棺宗那边想,此时经断水刃一提醒,目光也落在了木屠城的身上。

    虽然他们没有怎么跟木屠城接触过,但对木屠城的传言还是有所了解的。

    传闻中木屠城自称黑佛,誓要成魔,噬杀无度,手执一根降魔杖,曾在四五个鬼王级别的人围攻之下全身而退。

    对于木屠城,更多的却是天才与残忍的代名词,是一个传说,一个能够逃出般若寺的传奇人物。

    要知道,般若寺虽然很少在昆仑界活动,而且人数也并不多。

    可是,般若寺在昆仑界中的地位却非常高。

    原因无二,只因为般若寺里的和尚一个个修为高深莫测,根本不是普通的门派或者城池能够应付的了的。

    想起这些传闻,北宫一剑越看越感觉木屠城就是传闻中的那个人,不由得心跳加速,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何木屠城会跟刘浪在一起。

    众人思量之间,后院走廊慢慢传来一个懒散的声音:“爹,云儿正准备玩呢,你派人叫我干嘛?”

    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穿着邋遢,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人慢悠悠地走了出来,而且一边走着还摇摇晃晃,赫然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李大牛一看到那个年轻人,立刻大叫一声:“城主大人,就是他,就是他将吴暖暖抢走了!”

    刘浪闻言,顿时怒喝一声:“木屠城!”

    “是,主人!”

    木屠城身影一动,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冲到了北宫流云的面前,一抬手抓住了北宫流云的衣领,然后急速往回一闪,再次来到刘浪的身边。

    北宫一剑没想到刘浪竟然如此果敢,根本连话都不搭就出手,见自己的儿子被抓住了,顿时大急:“放开我的儿子!”

    “放开?”

    刘浪冷笑一声,瞟了北宫一剑一眼,回头看着北宫流云,皮笑肉不笑道:“人呢?”

    北宫流云根本没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双脚悬空被木屠城跟一个猴子般拎着,大骂了起来:“我艹你大爷的,你是什么人啊?老子是北门府少爷,你竟然敢抓老子?”

    “放开!你他娘的狗胆快把老子放开!”

    “妈的!”

    李大牛听到北宫流云竟然这种时候了还敢张狂,大骂一声,上前对着北宫流云的腮帮子狠狠就是一拳。

    这一下,终于把北宫流云给打醒了。

    “哇……!”

    北宫流云毫无征兆的大哭了起来,撒泼般大喊大叫:“爹,杀了他们!快杀了他们啊!”

    “他们竟然敢打我,快让战三郎那个狗奴才宰了他们!”

    “爹呀,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啊!”

    北宫流云又叫又嚷,却完全没注意到那个战三郎站在北宫一剑的身后,嘴角狠狠抽动着,拳头也气得紧紧攥起。

    虽然是奴才,就算是狗奴才,可当着这么多人喊出来,就算战三郎再忠诚,心中却也泛起了不满。

    北宫一剑听到自己儿子说出这种话来,不由得气急败坏,大叫一声:“住口!”